君君杆菌

→就是萧玖(??
是的我酷到爆炸

安雷 小甜饼

   ①窝ooc流
   ②安雷!稍微带点瑞嘉。

     那人执着笔,在画布上用黑色的画笔写下和他温柔的外貌不相符的颇狂傲的几个带有美感的大字——
     抱歉,你们的大三学长,雷狮,是在下的了。
    
     这狂傲中带着恶心帅的气息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谁的大字不知被哪个傻啦吧唧的家伙拍下,然后在晨报上红透了半边天。

     然后就不愿透露姓名的星月魔女的小道消息透露其实这两只其实已经在雷狮大一下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搞上并一起度过〔数值太大,无法计算〕有着星辰涌起的的无尽的夜晚了。

     魔女表现的很愉悦,并开心地表示终于不用自己一个人承受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狗粮了,而且还不能吐槽了的悲痛了。等等,貌似不是一个人,不过也好像没有什么毛病……吧。

     然而吃瓜群众以及凹凸大学的迷妹迷弟们表示其实他们还是希望这是个玩笑……第三和第四搞上什么的不要太可怕好不好!

     然而当事人没有像外面的轰轰烈烈的舆论一样,相反,他们很平静,就是平静到不经意间就给你这只单身哈士奇的狗脸上甩一把狗粮。but最可怕的不是这个,最可怕的是这只傻二哈还tm会没心没肺的一口吞掉……这简直比九岁儿童毫无压力的欺负一堆成年人还令人发指。

     『雷狮!』安迷修抱着一盆准备送给嘉德罗斯的白色稀有芦荟,无奈的叫了一声正在看某个上晨报的大字的雷大爷。

      『嗯?』雷狮的眼睛看都不看安迷修,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那份晨报。然后他颇揶揄的笑了笑。

     『白痴骑士,你这可是在毁我清白啊。』话虽如此,可紫罗兰的笑意是盖不住的。他走到安迷修面前,弯下腰轻啄了一下安迷修的嘴角。

     『不是要给那个九岁儿童去送芦荟吗,走吧。』

      安迷修出乎意料的没有脸红。与之相反,他勾了一下唇角,把白芦荟放在桌子上,拉下雷狮卫衣的领口『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雷狮:这不符合剧情,导演,我要退货!

     安迷修:醒醒,你怕是活在梦中。

【然后送芦荟的时候,某九岁儿童看见雷狮姿势风骚的揉着腰……

嘉德罗斯:我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雷狮变小之后(完结)

  ♡ooc流
  ♡文笔渣
  ♡来自一个突然想起来自己有文还没写的挺尸

  安迷修好笑的看了一眼雷狮,分明是无奈,但连眼角都带着暖意。
  他轻轻的摇了下头,自行走到楼上到雷狮的房间。
   看来给雷狮卖可爱的衣服是正确的。
   安迷修打开雷狮的衣柜,摸着tan90°的胡子想着再给雷狮添一件蓝白条的公主裙。
   安迷修的手机响起了手机微信提示音。
                       
【矢量箭头:安哥,安哥! 】
【矢量箭头:我这里有两张去游乐园的票。】
【矢量箭头:你要不要?】

   安迷修低头,眉毛挑了一下,哒哒哒回过去几个字。

【有马的骑士:要】

  然后雷狮是被安迷修拖着去游乐园的。(并不
  ————————
  早晨的阳光正好,照的人懒洋洋的,游乐园的人不算太多,大概是因为工作日,没有多少小孩子的身影。
  雷狮被安迷修牵着手,漫步在游乐园的的小道上。雷狮打着哈欠,慵懒道:“怎么想到游乐园了。”
   “我们还没有一起去游乐园。”安迷修义正言辞道。总不能告诉你是格瑞和金今天有事来不了,把游乐园门票给我们了吧。
   雷狮转着眼睛,轻哼一声,淡声道:“白痴。”
   “安迷修。”雷狮突然停下。
   “嗯!?”安迷修莫名紧张,应了一声。
   雷狮扯了扯粉色卫衣,大大的眼睛看着安迷修“我想吃冰糖葫芦。”
    安迷修“……”mmp吓死我哦。
    气氛突然有点尴尬。
    安迷修想。这可不是好现象。
    于是他轻咳一声,道:“雷狮,当初你是怎么喜欢我的?”
    “哈?”雷狮奇怪的看了安迷修一眼,揄揶道:“难道你自己心里没有一点b数吗?”
   “啊?”
   “大概就是第一次看见你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时候。”
   哈?这和喜欢我有什么关系吗?安迷修费解。
   没等安迷修问出口,雷狮又说:“那时候就想,【啧,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这么蠢】之类的。”
   “然后,这样的人,我一定要把他染黑。”雷狮定住,看着安迷修,在阳光的普照下,整个人都散着金光,紫色的眸子一闪一闪的。
   安迷修心头一紧。
   然后看见雷狮又无奈的摇摇头,样子颇无奈的叹了口气,笑道:“可惜啊,那时候的我还是太年轻了。”
   安迷修抽了抽嘴角,尴尬道:“是么……”
   然后就有一个摩天轮映入他的眼帘。
   “恶党,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
    然后在一堆人质疑的目光下,安迷修牵着雷狮的手,郑重的走上了摩天轮。
   “恶党你听过摩天轮的祝福吗?”
   “略有耳闻。”
   然后安迷修的的唇落在了雷狮的唇上。

END

雷狮变小之后(2)

                     前文戳这里

                ♡短小注意
                     ♡文笔渣
待安迷修到雷狮家时,雷大爷整穿着某件很粉嫩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打游戏。
  安迷修:变小的不是你吗,为什么操心的还是我。好像说一句mmp但是这不*符合我安迷修的人设。
“雷狮。”安迷修看着他。
“嗯?”雷狮头也不抬,一心想着游戏。
  安迷修老妈子式的夺走雷狮的游戏机。“看着我。”
  “啧。”雷狮不耐烦的看着他。“怎么了。”
  少年顶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头巾松松散散的绑在脑后。稚嫩的脸颊白皙的过分,漂亮的紫色眼瞳中有着他的倒影,闪烁着光。一身粉色卫衣在他身上不显突兀,反而平添了可爱的气质。
  见安迷修愣了一下,好笑道:“怎么?见到这样的恶党下不去手?”言罢挑了下眉。
  安迷修尴尬的假意轻咳了一声,缓缓道:“你怎么还有粉色的衣服,真是……”太他妈可爱了,emm…想太阳。
  雷大爷乐了,“这不是你塞到我衣柜的吗?”
  经这么一提醒,安迷修顿悟般的点点头,想起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天地良心,他还真没想到雷狮真的会穿。
  “这是你什么时候的样子?”
  “啊。”雷狮想了一下。“大概13岁吧…”
  “大概?”安迷修笑了笑,“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几岁模样吗?”
  雷狮斜眼看了他一眼,“那时候都在学乱七八糟的东西,没空。”
  当然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是指一系列王族的必备学识和必须的应酬。
  安迷修也是多多少少的听说过雷狮的家世,不过,那又怎样,他在意的只是自己现在面前的这个雷狮,而不是他的曾经。
  “学校我给你请了假了。”安迷修坐在沙发上,淡淡道。
  “哦。”雷狮不甚在意的点点头,一把夺过游戏机,继续打他的boss。

Tbc

雷狮变小之后(1)

♡安雷注意
♡ooc我的
♡设定雷总回13岁

   阳光透过窗户斜射进来,照在雷狮的脸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
  “啧。”雷狮皱着眉,站在穿衣镜前摆弄着明显大出颇多的外套。
  “大哥,该吃早饭了。”伴着脚步临近门房的声音,卡米尔与往常一样站在雷狮房间门口。
  “啊,知道了”啧,声线稚嫩了不少。
   显然,卡米尔也注意到了。他皱着眉,漂亮的眼透着担心。“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这是不可能的。“你先下去,我一会儿就下楼。”雷狮依然和外套斗争。
  “哦。”卡米尔应到,应该是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才缓缓下楼。
  “这他娘的怎么穿。”雷狮皱着眉,坐在床边,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外套。
  突然想起来某个白痴骑士在不久前告诉自己在自己的衣柜里添了一件卫衣。
  想到这,雷狮光着脚,裸着腿走到衣柜,拿出了那件卫衣。
  “安迷修这家伙竟然这么恶趣味。”雷狮看着这件粉红色的卫衣,哑然。
  事已至此,雷狮万般无奈套上了这件粉丝色的卫衣——毕竟他总不能穿着一个已经不算紧身衣的紧身衣出门。卫衣松松垮垮的到雷狮大腿根略向下一点,漏出了漂亮的大腿。
  雷狮看着镜中的自己,皱着眉点了点头,粉红色虽然是很恶俗,但是勉强在他接受范围内。
  紧了紧头巾,拖着明显大出不少的黑色拖鞋,走出了卧室。
  雷狮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自己十三岁的模样,他不过就是睡了一觉,仅此而已。
  雷狮拖着鞋子,站在楼梯上,瞄了一眼正在沉溺于甜食不能自拔的卡米尔,缓缓走下楼梯。
  “卡米尔。”雷狮下楼,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卡米尔唤了一声。
  “大,大哥?!”卡米尔先是一愣,又不确定的叫了来人一声。“你怎么变成小孩了?”
  “鬼才知道。”雷狮翻了个白眼,站在桌子前,摸了一杯牛奶,毫不在意的低头玩手机。
  卡米尔看着比自己还了小的大哥,心中百味杂陈。
  #大哥突然变小,我该不该告诉大嫂,在线等,急#
  最后,卡米尔给安迷修打了个电话。然而这时的雷大爷正在自拍——以此纪念这段变小的时光。(这什么鬼啊喂!
  两分钟后,安迷修用颤抖的手给雷狮发了个信息。
   —恶党你变小了?
  雷大爷正欲发微博的手抖了三抖,淡淡的瞥了一眼正在极力隐藏自己的卡米尔,回复到:
  —是啊。
  然后将牛奶一饮而尽。
  是啊你妹啊是!你们雷王星人都这么处事不惊吗!安迷修在另一端抓狂。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了个信息:
  —等我。
  发送后,飞奔到街上,打了个的士,到了雷狮家。

TBC